控烟与健康

当前位置/ 首页/ 控烟资讯/控烟与健康/ 正文

雾霾肆虐之时,再看莫奈《伦敦国会大厦》到底画了个什么


以前看印象派作品,有一点一直感到很迷惑。阿笔下树影婆娑的俊男靓女确实令人愉悦,莫奈十年如一日醉心于池中睡莲也让人感慨,马奈画的《草地上的午餐》亦有一种惊世骇俗的美感……但是,莫奈著名的《伦敦国会大厦》到底是个什么鬼?

莫奈,英国国会大厦,1903,收藏于亚特兰大高等艺术博物馆

令人更为不解的是,他还画了19幅之多(这是已知的数量)。这些作品均是他1900年前后暂居伦敦时从自家窗户(或是圣托马斯医院的天台)俯瞰泰晤士河的时候留下的。“伦敦国会大厦”系列也成为他媲美“睡莲”系列的另一个重要系列作品。

英国国会大厦

1899至1905年间,莫奈陆续创作了至少19幅以英国国会大厦为主题的绘画作品。直至雾霾降临整个中华大地,或许我们才能够些许体会到100多年前伦敦人的切身感受,才能够开始欣赏莫奈笔下雾气氤氲之中天光的些微变化。

伦敦雾霾“将人类的咽喉变成病怏怏的烟囱”,1853年的《泰晤士报》曾经如是写道。直至1952年12月4日至9日,发生了著名的“伦敦雾霾事件”,据官方统计,在大雾持续的5天中,有5000人丧生,此后2个月,又有8000人因相关问题陆续丧生。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此前曾提及,当时的情况严重到原定在沙德勒之井(Sadler’s Wells)剧院上演的歌剧《茶花女》被迫取消,因为雾霾渗入了剧院内部,没人能看清舞台。

伦敦雾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场噩梦,对于艺术家莫奈(1840-1926)来说却是他创作的灵感之源。从雾气之中,光与空气仿佛都现出了真面目,而这两者正是印象派画家梦寐以求所追逐的。据说,他在1870年左右还特地跑到伦敦看雾,如果哪天天气明朗,莫奈就会特别失望:“我所有的画布都好像要空白一片了。”

除了“伦敦国会大厦”,其实另一个让他迷恋的伦敦地标是查令十字桥。据说,他在同一时期,画了37幅雾中的查令十字桥。

莫奈,查令十字桥,1899,收藏于马德里提森-博内米萨博物馆

莫奈,查令十字桥,1899-1901,收藏于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

莫奈,查令十字桥,1903,收藏于里昂美术馆

莫奈如此迷恋于迷蒙的雾气,在巴黎的时候,他也会跑到空气污染的重灾区——圣拉扎尔车站——进行写生。在这两幅1877年的作品中,我们看到进站的火车头正喷出黄色、橙色、紫色的烟雾——正是印象派画家对于呈现视觉印象的执拗精神,让我们见证了这幅煤烟污染的历史瞬间。

莫奈,圣拉扎尔火车站,1877,收藏于奥赛博物馆

除了莫奈之外,在同一时期,还有一位艺术家也对伦敦雾痴迷不已。那就是出生于美国的艺术家詹姆斯·惠斯勒(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,1834-1903)。他在巴黎学画,大部分艺术成就都是在伦敦创作的。他最著名的一系列绘画叫做“夜曲”,以迷蒙的色调描绘了伦敦的街头景象。

惠斯勒,夜曲:金和蓝老巴特锡桥,1872–1875,收藏于英国泰特美术馆

有趣的是,以上两位钟情于伦敦雾的画家均不是英国人,英国的艺术大师特纳(J.M.W.Turner,1775-1851)比他们稍早一些,他也曾经画过雾气朦胧的滑铁卢桥,不过这幅《泰晤士河上的滑铁卢桥》(1830-1835)拖拖拉拉一直没画完。也许对于这位光影大师来说,这种乌烟瘴气的色彩,实在让他提不起兴致。

特纳,泰晤士河上的滑铁卢桥,1830-1835,收藏于英国泰特美术馆

(本文参考了CandyBook微信公众号《莫奈画的确实是雾霾》和上海译文的新浪博客《两百年来,狄更斯、柯南·道尔、莫奈他们是这样描述伦敦雾霾的》。)




微信订阅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通讯录”,点击右上角的 “添加” 搜号码 andk_in 或查找公众号“控烟联盟”即可。